煎茶道_

 茶道     |      2020-11-20 01:43

  声明:,,,。详情

  煎茶法不知起于何时,陆羽《茶经》始有详细记载。《茶经》初稿成于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后经修订,于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定稿。《茶经》的问世,标志着中国茶道的诞生。

  中国先后产生了煎茶道、点茶道、泡茶道。煎茶道、点茶道在中国本土早已消亡,唯有泡茶道尚存一线生机。唐宋元明清,中国的茶道先后传入日本,日本的煎茶道源于中国广东潮州工夫茶

  中国茶道在唐宋时期开始形成,其标志就是陆羽《茶经》的问世。当时所形成的茶道属于煎茶道。

  《茶经》初稿成于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后经修订,于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定稿。《茶经》的问世,标志着中国茶道的诞生。

  其后,斐汶撰《茶述》,张又新撰《煎茶水记》,温廷筠撰《采茶录》,皎然卢仝作茶歌,推波助澜,使中国煎茶道日益成熟。

  《茶经》“五之煮”云:“夫珍鲜馥烈者,其碗数三,次之者,碗数五。若坐客数至五,行三碗。至七,行五碗。若六人已下,不约碗数,但阙一人,而已其隽永补所阙人。”一次煎茶少则三碗,多不过五碗。客人五位,则行三碗茶,客人七位,则行五碗茶,缺两碗,则以最先柜再探舀出的“隽永”来补。若客四人,行三碗,客六人,行大碗,所缺一碗以“隽永”补。若八人以上则两炉,三炉同时煮,再以人数多少来确定酌分碗数。

  《茶经》“九之略”章有“若松间石上可坐”,“若瞰泉临涧”,则饮茶活动可在松间石上,泉边涧侧,甚至山洞中。“十之图”章又载:“用绢素或四幅或六幅分布写之,陈诸座隅。则茶之源、之具、之造、之器、之煮、之饮、之事、之出、之略目击而存,于是《茶经》之始终备焉。”室内饮茶,则在四壁陈挂写有《茶经》内容的挂轴,这成为后世悬挂书画条幅的先河。

  吕温《三月三日花宴》序云:“三月三日,上已禊饮之日,诸子议以茶酌而代焉。乃拨花砌,爰诞阴,清风逐人,日色留兴。卧借青霭,坐攀花枝,闻莺近席羽未飞,红蕊拂衣而不散。……”莺飞花拂,清风丽日,环境清幽。

  钱起与赵莒茶宴》诗云:“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习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翠竹摇曳,树影横斜,环境清雅。

  唐代茶道,对环境的选择重在自然,多选在林间石上、泉边溪畔、竹树之下清静、幽雅的自然环境中。如果在道观庙宇、书院会馆、厅堂书斋,则四壁常悬挂条幅。

  《茶经》“一之源”载:“茶之为物,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邀汽击俭德之人,若热渴凝闷、脑疼目涩、四肢烦、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饮茶利于“精行俭德”之人温润身体,平实烦躁。《茶经》“四之器”,其风炉的设计就应用了儒家的《易经》的“八卦”和阴阳家的“五行”思想。风炉上铸有“坎上巽下离于中”,“体均五行去百疾”的字样。《茶经》不仅阐发了饮茶的养生功用,而且已将饮茶提升到精神文化层次,旨在培养俭德、正令、务远、守中。

  诗僧皎然,年长陆羽,与陆羽结成忘年交。皎然精于茶道,作茶诗二十多首。其《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诗有:“一饮涤昏寐,情思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熟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皎然首标“茶道”,在茶文化史上功并陆羽。他认为饮茶不仅能涤昏、清神、更是修道的门径,三饮便可得道全真。

  《茶经》“四之器”章列茶器二十四事,即风炉(含灰承)、炭挝、火笑、馒、交床、夹纸囊,展拂末、罗、台、则、水方、漉水囊、瓢、竹笑、揭、碗、熟盂、札、涤方、滓方、巾、具列,另有的统贮茶器的都篮。

  《茶经》“五之煮”云:“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汲多者。”张又新于公元825年前后撰《煎茶水记》,书中引刘伯刍评判天下之水等,陆羽评判天下之水二十等。讲究水品,是中国茶道的特点。

  《茶经》“五之煮”云:“其火,用碳,次用劲薪。其炭曾经燔炙为膻腻所及,及膏木、败器不用之。”温庭筠撰于公元860年前后的《采茶录》“辨 ”条载:“李约,沂公子也。一生不近粉黛,性辨茶。尝曰:‘茶须暖火炙,活水煎’。活水谓炭之有焰者,当使汤无妄沸,庶可养茶。”候汤

  《茶经》“五之煮”想端云:“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

  候汤是煎茶的关键。候汤《茶经》“五之煮”云:“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垫删腿笑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候汤是煎茶的关键。

  撰于8世纪末的《封氏闻见记》卷六饮茶条载:“楚人陆游渐为茶论,说茶之功效,并煎茶炙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统笼贮辨陵淋兆之。元近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有常伯熊者,又因鸿渐之论广润色之,于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御史大夫李季聊宣慰江南,至临淮县馆,或言伯熊善茶饮者,李公请为之。伯熊著黄被衫乌纱帽,手执茶器,口通茶名,区分指点,左右刮目。......”常伯熊,生平事迹不祥,约为陆羽同时人。他对《茶愚奔充经》进行了汽纸良润色,娴熟茶艺,是煎茶道的开拓者之一。

  陆羽、常伯熊而外,皎然、斐汶、张又新刘禹锡白居易李约卢仝钱起杜牧温庭筠皮日休陆龟蒙等人对煎茶道茶艺均有贡献。

  在日本的镰仓时代(1192—),小笠原流的远祖小笠原远光是初代幕府将军赖朝的礼宾奉仕官。他初步奠定的幕府礼仪成为了日本传统礼仪的基础。

  在日本的室町时代(1333—),小笠原家族不仅掌管着幕府礼宾奉仕权,而且接管了天皇的礼宾奉仕权。三菱定纹的设定来自“王”字,代表着小笠原家族礼王的历史。

  进入江户时代(1603—),日本的幕府政治十分安定,在强调形式主义、尊崇格式和以武士阶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中,确立了复杂而严格的仪式活动的形式和内容。从那以后,“小笠原流”作为日本最高礼法的代名词,其礼法统治了日本的礼法界各流。众所周知,日本茶道是与礼法同步发展起来的。抹茶道形成于室町时代,其开山者是从师于一休禅师的村田珠光。煎茶道则形成于江户时代中晚期,在文人墨客间十分流行,为日本茶文化中的文士茶。此外,当时从中国传入的大量明清文物、艺术品使煎茶道的内容更加丰富,召来了众多的爱好者,也使日本煎茶道与中国的文人文化结下了密切的关系。时至今日,收藏、鉴赏和使用中国文物仍是煎茶道的一项重要内容。

  在日本的明治时代(1868—),日本煎茶道得到广泛普及,出现了许多流派。各流派为独树一帜,强调点茶的技巧,墨守程式。一时期,煎茶道被少数人所独占。后来在“让茶回归自然”的高涨呼声中,煎茶道得以健康地发展至今。

  小笠原流煎茶道的作法是以小笠原流礼法为基础而形成。大正初期(1910年),小笠原流煎茶道的第一代宗家以茶道的精神革命为主旨正式创立了小笠原流煎茶道。此后,历代宗家继往开来,在时代的变迁中,努力强调社会人的精神革命的同时,完善着小笠原流煎茶道的形式和内容。现在的煎茶方式在保持传统中加入了现代的内涵,收到了礼法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的良好效果,被广大日本人民所喜爱。

  平成三年(1991年)得到日本文部省的许可,成立了财团法人小笠原流这一社团组织,以新的面貌活跃在日本茶道界及世界各地。

  饮茶的习俗与茶的栽培技术源自于中国,在日本有关茶的最早记载可以从奈良时代的文献中找到,那时正是中国的唐代,可以看出在此之前茶已经传入日本。在最初,茶是作为药材饮用的,味道很苦,颜色与香气不佳,随着唐文化的衰退饮茶的习俗也一时不振。在当时,茶的颜色与现在所说的绿色、淡黄色有很大的不同。茶碗一词也是那时产生的。

  以后,与现在有关的饮茶术起自12世纪末,荣西禅师从中国回日本后,煎茶开始盛行起来。在16世纪后期,千利休创立了“抹茶道”。18世纪末,被称为“卖茶翁”的高游外批判了以禅宗武士家族支配的抹茶世界,为煎茶的形式与精神的统一奠定了基础。高游外在81岁高龄时将自己使用的茶道用具全部烧毁扔掉,以致他的煎茶形式未能流传下来。

  后来,在喜好自由精神、不拘泥于单一形式的文人墨客池大雅、上田秋彦等人推广下,煎茶道开始形成,并出现了多种流派。煎茶道从江户时代末期到明治初期开始流行至今,自由的、享受清香的煎茶道,变得非常容易。

  茶与健康的关系密切,虽然作为一种嗜好品,其药用价值是非常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通过茶道实现高尚的人格和精神境界。

  自古以来,“茶道与效率”、“简练之美”等文字表现经常形容于煎茶。饮茶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的,虽然不拘泥于某种形式但避免无心之饮。在招待客人时,要采取什么形式必须有自己的一套形式和做法。

  在点茶人的作法与周围的环境、茶室的构成以及茶具的形状、颜色相互调和时,会给客人带来真正的快乐和美感,享受到茶的芬芳和乐趣。在这种调和的气氛中,可以体会到饮茶的奥妙。

  例如,在煎茶道的作法中,煮沸的开水倒入“汤冷”后,再注入放有玉露茶的茶壶之间有很多的程序。在完成这些程序的同时,开水的温度降到了玉露茶所需的水温—摄氏50度,还有水注入茶壶与茶碗之间的程序需要1分半左右的时间,这恰是玉露茶的最适冲泡时间。从科学的角度而言,茶的种类不同对水温的要求也不一样。味道会因水温的高低而变化。玉露茶是煎茶中的高级品,温度适中才能得到纯正的茶香。玉露的水温是50度,时间是1分半、煎茶是70度1分半。品级差一些的番茶焙茶等含有苦涩的成分多,煮沸的开水冲泡1分钟为好。茶中含有维生素C成分的抗坏血酸,与蔬菜含有的维生素C相比具有遇热不易分解的特征,以前曾作为船员预防坏血病的特效药。

  现在已进入高科技时代,不论科学如何进步,对于人本身而言,最重要的是人的合理性、高尚的人格,这些将成为重要的课题。煎茶道有“和敬清闲”的说法。这是煎茶道的根本理念。领会和谐、加深尊敬与信赖、保持公平、满怀诚意,以此清心使肉体与精神都得到舒展。

  有句古语“悟现象之理为无我”,当你领悟到全部真髓之后,方能进入无我的境地,要想得到这样的心境并非一朝一夕的事,通过煎茶道体验得到这样的精神。为了社会的发展,要时时刻刻关心和保持这种精神。

  以形式化为目的,并不等于只作形式,请不要忘记让饮茶充满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形式。

  点茶人的作法与周围的环境,茶室的构成和使用茶具的形状以及调和的色彩相融合,才能给客人带来真正的快乐、感受美和饮茶的情趣。在这种调和的氛围中,可体会到茶的奥妙。与抹茶道相比,煎茶的全部作法以简洁为主。不追求华美的形式但尊重美。自古至今,有名的作品都倾注了创作者的全部智慧,茶道也是如此。煎茶没有固定的茶室,这只是对形式化了的“抹茶道”的批判,而在招待客人时自然而然需要一定的作法。

  设置煎茶席时,要考虑到文人墨客们在品茶之中写文作画的氛围,作为一种形式,在等候席等周围布置笔、墨、纸、砚、印谱等装饰品。这样的调和的美不仅能体现主人的情趣,也能感受到古风,增添鉴赏的功能,表现作为文人茶—煎茶的沁人心脾的快乐。这样的煎茶席不仅仅品茗还能怡心,营造和谐的氛围,修身养性,增加尊重与信赖。

  煎茶道注重的不是形式,注重的是饮茶时的心境。但这并不是说无视形式的存在。在一定的形式中,你可以进一步得到自由的精神、煎茶世界的快乐。

  根据流派的不同,色味俱佳的煎茶的作法有很多种。概述式的解说几乎不可能。现在就与抹茶的不同作一说明。A注入开水的温度不同(低温处理非常多)B茶具的不同(使用茶壶,以5位客人为一单位)C装饰物的不同(以高雅、流畅的环境为主调)D煎茶特有的装饰物,如文房四宝等

  饮用煎茶,与日本的风土气候有很大的关系,由此也开发出许多新的茶种。盛夏酷暑,将玉露茶冰镇为凉茶,冬季则以煎茶、番茶、焙茶等热茶为主,对应季节,有必要提供相应的茶品。近年来,人们对煎茶的兴趣越来越浓,而且在日本以外的国家饮用煎茶的人数也在上升,煎茶将受到注目。

  玉川子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中写道:“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文字五千卷”,是指老子五千言《道德经》。三碗茶,唯存道德,此与皎然“三饮便得道”义同。四碗茶,是非恩怨烟消云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羽化登仙。“七碗茶”流传千古,卢仝也因此与陆羽齐名。

  钱起《与赵莒茶宴》诗写主客相对饮茶,言忘而道存,洗尽尘心,远胜炼丹服药。

  斐汶《茶述》记:“茶,起于东晋,盛于今朝。其性精清,其味淡洁,其用涤烦,其功效和。参百品而不混,越众饮而独高。”茶,性清味淡,涤烦致和,和而不同,品格独高。

  中唐以后,人们已经认识到茶的清、淡的品性和涤烦、致和、全真的功用,认为饮茶能使人养生、怡情、修性、得道,甚至能羽化登仙。陆羽《茶经》,斐汶《茶述》,皎然“三饮”,卢仝“七碗”,高扬茶道精神,把饮茶从目常物质生活提升到精神文化层次。

  综上所述,八世纪下半叶,值中唐时期,煎茶茶艺完备,以茶修道的思想开始确立,人们开始注重饮茶的环境并形成了初步的饮茶礼仪,这标志着中国茶道的正式形成。陆羽不仅是煎茶道的创始人,也是中国茶道的奠基人。煎茶道是中国最先形成的茶道形式,鼎盛于中、晚唐、经五代、北宋,至南宋而衰落,历时约五百年。